快乐12走势图福彩|快乐12号码预测专家
全本小說網 > 游戲競技 > 黎明之劍 > 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

第七百零三章 學費

推薦閱讀: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異世兇猛之美男來襲悍妃亂天下暴君他偏要寵我九生九世劫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缺什么……

    安德莎迎著羅塞塔??奧古斯都的目光,在這位帝國統治者的眼神中,她看到的是如深潭般的深邃和平靜,這目光讓她意識到,她今日來這里不是為了請罪,也不是為了辯解的,她來這里,是為帝國貢獻價值的。全本小說網,HTTPS://www.TAIUU.COm

    羅塞塔靜靜地注視著安德莎。

    冬狼軍團在這次邊境較量中落了下風,所產生的外交壓力,皇帝替他們抗了,將領們應作的經驗總結,裴迪南公爵會和他們一起完成,至于此時此刻此地,年輕的狼將軍應該做的,是告訴帝國的統治者,他應該如何加強他的軍隊,為下一次的較量做好準備。

    “第一,是通訊。”安德莎在短暫沉思后開口說道。

    “我們現有的通訊手段存在缺陷——塞西爾人的魔導軍團正在帶來一種新的戰爭形勢,他們的遠程攻擊手段豐富且靈活,軍隊能在非常廣闊的戰場上做到相互配合以及快速反擊,這意味著戰場各個區域的變化速度和幅度會遠超以往……

    “傳訊塔的通訊距離很遠,能做到跨越戰場,但它需要固定的設施來維持大型法陣運轉,只能充當要塞之間的聯絡手段;法師的傳訊術靈活多變,但通訊距離不足兩公里,根本無法滿足接下來的戰場規模,而且傳訊術施法要求高,中階法師數量稀少,掌握傳訊術的法師基本上都是指揮官級別,不可能拿來在戰場上當接力通訊的傳令兵。

    “信號法師打出的魔光術是一種無法隱藏的通訊手段,雖然有用,但特殊情況下限制太大,我們就遇上了這樣的‘特殊情況’……

    “第二,我們的指揮系統跟不上我們的軍團結構,尤其是顧問學者的作用沒有被完全發揮出來,他們應該有權參與戰術制定,而不僅僅是提出建議,另外,顧問學者之間也沒有有效的配合,具體在于……

    “第三,我們需要更新裝備。陛下,雖然不想承認,但我們在裝備方面正在落后于塞西爾人——超凡者軍團確實很強大,但我們還有更多的普通士兵,塞西爾人的魔導武器可以決定普通人在戰場上能發揮的價值,如果數量龐大的普通士兵在武器裝備上全面落后于敵人,那么哪怕超凡者軍團在局部戰場上占據再大的優勢,我們在總體戰場上也會被塞西爾人壓垮……

    “我的偵察部隊和塞西爾的偵察兵打過多次交道,他們的偵察兵是普通人,卻能夠在較量中對抗我們的暗影斥候和偵查法師,這是個非常危險的信號……”

    “最后一點,也是最難控制的一點,是我們的‘思維方式’,或者說對戰爭的處理和理解……有局限。”

    安德莎在說到最后一點的時候明顯語速放緩了許多,顯然即便她已經提前整理過思緒,此刻要總結的也是一個表述起來頗為艱難的事物,羅塞塔??奧古斯都對此并未催促,只是很平靜地看著這位年輕的將領,示意她大膽說下去。

    得到皇帝無聲的鼓勵,安德莎輕輕吸了口氣,開始講述這一次邊境較量中提豐人最初,也是最大的跟頭到底栽在了什么地方——

    “在一開始,塞西爾人其實毫無優勢可言,當時的長風防線在冬狼軍團面前可以說是不堪一擊的,但他們硬是依靠一個欺騙戰術拖了足足半個月,把劣勢拖成了優勢,而這個欺騙戰術并不只是在戰場上做做樣子那么簡單——在長達半個月的時間內,他們進行了虛假的軍事調動,修建了虛假的陣地工事,甚至制造了虛假的商隊,流出了虛假的物資情報,但他們所做的,還遠不止這些。

    “在來這里的路上,我從祖父那里了解到了更多,塞西爾人甚至在整個東境制造出了虛假的戰后氛圍,還通過商業訂單的變化來麻痹我們的皇家顧問,陛下,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在我們這里,戰爭就在戰場上,但在塞西爾人眼中,正面戰場只是戰爭的一環。

    “他們的市場,他們的宣傳,他們正面的士兵,側面的商人,甚至最下層的民眾們,他們的所有行動都是戰爭的一部分,都是為了實現同一個目標而運轉,這非常可怕,陛下。”

    安德莎說完了自己的想法,對面的羅塞塔??奧古斯都則陷入短暫的沉默中,十幾秒種后,這位帝國統治者才皺著眉低聲說道:“戰爭不只在戰場上……你說的沒錯,安德莎。

    “我們被塞西爾人欺騙了一次,直到現在,仍然有一部分貴族議員認為那些塞西爾人的計謀僅僅是一個卑劣的‘騙術’,可事實不只是這樣——塞西爾人不僅僅制造了一個謊言,他們是制造了一個全方位的幻象,從邊境貿易的訂單,到自身國內的宣傳,再到前線上的軍事調動,他們幾乎是制造了一個無死角的‘幕布’,把我們完全包裹在里面,他們演什么,我們就只能看到什么,即便我們安插在東境的間諜冒死傳出了那么多情報,他們傳出來的情報也都是假的,這確實非常可怕,安德莎,非常可怕。

    “更可怕的是,我們現行的地方總督制度,做不到同樣的事情。”

    羅塞塔靜靜說完,旁邊的裴迪南公爵則看了安德莎一眼,老公爵的眼神中除了驚訝之外還有一絲欣慰。

    人總會犯錯,溫德爾家族的人也不例外,但安德莎至少沒有讓那些錯誤情緒影響到她作為狼將軍的判斷能力,或者從另一方面,正是因為她對舊安蘇王國抱有某種執念,才會對塞西爾人的行動格外敏感,才會把那些看似分布在不同領域的行為聯系起來,統統從敵對角度進行分析,并得出一般人未曾想過的結論。

    當然,除了這個原因之外,長期駐守邊境、長期和長風要塞打交道也是她能總結出這些結論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這之后,羅塞塔又從安德莎口中了解了很多東西,不僅僅有邊境地區的局勢變化,還包括邊境幾個軍團自身的運轉情況以及邊境貿易的進展,這個過程中,他還邀請溫德爾家族的兩任狼將軍在他的會客廳中共進了午餐,直到巨日漸漸靠近天邊的地平線,這場長談才宣告結束。

    安德莎今天才從邊境返回,雖然高階超凡者的體質不懼這點疲憊,羅塞塔還是讓她先回家休息,養精蓄銳以面對明天的貴族會議,裴迪南公爵則被留了下來繼續商談。

    “安德莎確實是個很敏銳的孩子,”等到房間中只剩下兩人之后,羅塞塔才淡淡地說道,“她總能注意到表象之下的事物。”

    裴迪南低下頭:“但她這次的莽撞也險些壞了大事,陛下。”

    “年輕的缺點可以依靠歲月來彌補,敏銳卻是難以訓練的,”羅塞塔平靜地說道,“她提到了塞西爾人制造的這次‘假象’,而這其實是塞西爾帝國和我們之間在國家控制力上的差距,對這一點,你怎么看?”

    “……恕我直言,陛下,在我看來,最起碼在現階段,塞西爾帝國作為一個新生的國家,他們對國內半數以上地區的控制力并不比我們強,我們的地區長官制度已經推行了十年以上,而他們在不久前卻還在依靠領主的誓約來維持國家完整,”裴迪南公爵很直接地說道,“但如果繼續發展下去,他們在這方面超過我們是遲早的事。”

    說到這里,老公爵頓了頓,才繼續說道:“而至于這一次,他們能在各個方面制造出如此大規模的騙局,與其說是體現出了控制力,倒不如說是體現出了他們掌握的宣傳工具多么有效。

    “在圣靈平原戰爭剛剛結束一周后,關于塞西爾軍團大獲全勝、王權平穩交接的情報就通過報紙送到了他們東境所有的貴族領上。平民消息閉塞,對圣靈平原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報紙就成為了唯一的、可靠的消息來源,被當地貴族和商人爭相傳閱,于是……我們就信了他們報紙上的宣傳。

    “陛下,提豐現在也有了報紙,但據我所知,它僅僅是上層富裕市民有資格閱讀的東西,它本應該發揮出更大的作用,這份作用卻被浪費了。

    “塞西爾人在這方面給我們上了一課,課程并不免費,所以我們更要好好學學。”

    羅塞塔大帝聽完裴迪南的話,微微笑了一下:“確實如此,這次的課程可一點都不便宜……”

    一邊說著,他一邊走到了書桌后面:“是時候寫一封給塞西爾皇帝的信了,他在新的訂單中將紡織品的采購價下壓了三成,現在讓我們看看能不能用些筆墨把這筆學費減免一些。”

    裴迪南笑了起來:“很快,議會里就要有人覺得我們是在對塞西爾低頭了。”

    羅塞塔回以一句提豐古老的諺語:“想要攀登山峰,總需低頭趕路。”

    ……

    塞西爾帝國,圣靈平原東部地屈,索林堡周邊。

    巨日已經漸漸下沉,僅余半面巨大的日輪流連在地平線上,那帶有神秘木紋和輝煌光冕的光體向大地灑下橘紅色的輝光,光芒在云層中彌漫開來,形成一片血色晚霞。

    云霞漫天,從東向西跨過整個天際,被戰火所毀的索林堡旁,臨時修筑的哨塔靜靜佇立在夕陽中,哨兵警惕地立在哨塔頂端,眺望著堡壘西側那片平原的方向。

    戰火焚燒的平原遍布彈坑,又有一道夾雜著焦痕和鮮艷花徑的詭異條帶從遠方蔓延過來,擦著索林堡的邊延伸向東,在索林堡周圍,還可以看到另有數座哨塔聳立,相互照應,且有錯落分布的營帳和簡易房屋分布在哨塔周圍,軍用車輛和巡邏士兵在這一地區四處活動著,儼然一副正在嚴密監控的模樣。

    哨兵活動了一下略有些發酸的脖子和肩膀,但視線仍然放在那片被嚴密監控起來的區域。

    他知道,那里就是那可怕的“人造之神”鉆出來的地方,在那里有一道通往地下深處的巨大裂隙,其下方就是萬物終亡會的黑暗巢穴,里面遍布著危險的機關陷阱和失控的魔法造物,士兵們清除了這附近游蕩的晶簇巨人,卻對那地下巢穴一籌莫展。

    上級現在沒有多余的人手和精力來對付萬物終亡會留下的黑暗巢穴,于是只能派人先封鎖了這一地區,位于索林堡西側城墻附近的哨塔,就是整個封鎖線的一部分。

    到了定時匯報的時間,哨兵打開旁邊的魔導終端,一邊看著遠處的平原一邊說道:“指揮所,這里是一號哨塔,目標區域一切正……”

    哨兵突然停了下來,他緊緊盯著那道鮮花與焦痕之路的起點,語氣一下子嚴肅起來:“等一下,有情況……”

    平原方向在傳來動靜,有大片大片的煙塵從裂隙的方向升騰起來,還似乎有什么東西正在從煙塵中升起,附近的哨塔頂部次第亮起了紅色閃爍的燈光,在營地內的士兵也迅速集結起來。

    魔導終端中傳來指揮所的聲音:“一號哨塔,回話,發生了什么?”

    “裂隙里有東西升上來了……”哨兵帶著震驚,瞪著眼睛,“好像……好像是藤蔓……還是一棵樹?!”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快乐12走势图福彩 25选5 云南十一选五 江苏11选5 澳门球盘即时赔率 小赢理财 澳门足球指数加强版 优库乐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极速十一选五 31选7 什么叫上证指数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下载 sm捆绑技术图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 nba比分预测新浪 50万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股票论坛